孫燕姿 %2F 跳舞的梵谷
 

從當初半年一張專輯到現在平均三、四年才磨出一張大作
我想我一直不是個擅長等待的人
但也許是因為知道孫燕姿從不會讓樂迷失望
才會心甘情願讓這等待化作奢侈的期待

還記得最後一次聽見所謂「典型」的孫燕姿專輯已經是2007年的【逆光】
之後的她,無論是休息四年後嘗試偏鋒的【是時候】或是通盤空靈淡雅的【克卜勒
連續兩張專輯都讓我們聽見一個不再循過往公式唱歌,意圖展現更多可能性的「非典型」孫燕姿

初聽【跳舞的梵谷】,感覺其實頗像前兩張專輯的總和
然而燕姿這次更想強調的是她那份與理智並行的瘋狂
但真要她「瘋」她卻始終瘋得不夠徹底(就像【是時候】裡的『快瘋了』也真的就只是「快瘋了」)
這種有所保留的「癲」倒也拉扯出彷彿在邊緣看似欲墜卻又在失控之際將靈魂及時拉回的戲劇張力

如同專輯名稱【跳舞的梵谷】
孫燕姿將像她所想致敬的偉大藝術家一樣,藉著各式暗藏濃烈色彩的旋律
在華麗與空寂之間、在內斂與前衛之間,交出這張她在歌手生涯中最迷幻的音樂作品

IMGP6867 2.jpg

收錄曲
01. 風衣
02. 我很愉快
03. 跳舞的梵谷
04. 天越亮,夜越黑
05. 天天年年
06. 漂浮群島
07. 超人類
08. 充氧期
09. 平日快樂
10. 極美

吉他與琴聲共鳴出蕭瑟的冷調
像陣風,吹去17年來歷經的所有風霜、兀自翻動回憶的日曆
貫徹一路走來對於「時間流逝」這個大主題的探討
但對於傷痕、對於沉痛、對於當時情緒的暴雨
現在的燕姿只是任由一張一張飛過的日曆拼湊剪貼成那件將她溫柔包裹的『風衣
無悲無恨的歌唱,是沉澱心情後決定穿上所有回憶繼續前行的平靜釋懷
感謝去過的過去有人來臨同行、有人離去遠行
而未來像本書,翻到的下一頁是童話、是愛情,還是推理,又有誰知道呢?

又有誰知道原來當一個人痛到極點時竟能不帶任何表情,淡然地唱著『我很愉快』?
如果愛是片荒涼的大海,我選擇與你一同愉快地沉沒
只是平靜無波的海面下藏有激烈的暗湧,一不注意就被拉入地獄
燕姿在專訪中坦言在演唱時的「語氣」比音準更重要
以簡單的旋律、編曲和歌詞細細鋪陳出這首最不愉快的慘情悲歌
在壓抑中帶著些許笑意的呢喃裡盡是專輯中讓人最感窒息的幾近病態的瘋狂
平淡的語氣唱出為愛瘋癲的折磨與癡迷,繼而帶出燕姿將在專輯裡以各種唱腔實驗出的戲劇感
毋須用盡力氣放聲唱出內心的悲傷,就算只是陷在妄想中行屍走肉地愉快淚流到天亮
聽了同樣痛徹心扉

內斂的瘋讓人體驗了難受到久久難以出戲的肝腸寸斷
接下來外放的狂帶著樂迷在以古典為底展開詭譎的謎樣旋律引導下
進入一個偉大藝術家在人生進入最後階段時所感受並描繪出的無數幻覺
作為專輯標題曲,『跳舞的梵谷』以跳舞比喻梵谷畫作裡的斑斕色彩和強烈筆觸
繪畫時的梵谷,他的精神狀態看似跳舞;揮灑在畫布上的色彩和線條充滿生命力,仿若跳舞
而燕姿時而氣音低吟,時而狂躁,甚至化身歌劇女高音的多變唱腔更像在孤獨的舞台上流竄的悲傷狂歡中盡情狂舞
也許不是燕姿最好的一首歌,卻為這張專輯注入靈魂
因為我們都知道,那些永垂不朽的藝術創作往往都來自於專注到看似瘋狂的心無旁鶩

舞台上堅持不謝幕的歌劇魅影繚繞不斷
延伸出日落西沉之際,介於光與暗間那片教人感到無所歸依的蒼茫
天越亮,夜越黑』,「理智與瘋狂並行」的主題在此強化作光明與黑暗的抗衡與輪替
從最開始的低迴到副歌的豁然開朗,層層堆砌出氣勢磅礡的合聲中有一拍拍低音節奏鼓舞不安的心
夜的盡頭有曙光擊破闇暗,哪怕在陽光下飛過麥田的群鴉又會瞬間化作籠罩大地的夜色
只希望身在其中如此渺小的自己能將近乎瘋狂的專注更加執著成無所畏懼的堅定信念

穿上回憶的風衣,懷著信念走過交替的日夜
驀然回首原來已走過數不清的『天天年年
雖然當下的我們腳步只能循著時間流逝往前走,但若真能搭上時光機的話
燕姿應該也想回到女孩生日那天、女生國中畢業那天、女人第一次失戀那天,對她們說聲「謝謝」
在專輯前段的情緒大起大落後,溫馨的小品曲式適時帶來安慰
而燕姿演唱時稍微用力而顯得惆悵的語氣則賦予歌曲超越小品的生命厚度,很是感人

進入專輯後段,燕姿與理智並行的瘋狂仍要繼續
於是她終於要在夢中開始拔腿奔跑直到飛起來被鳥兒拎著在雲中找到那一座座『漂浮群島
冷硬的電子搖滾和故意使用Autotune導致失真的音色,讓歌劇魅影霎那間及轉成近未來風格的科幻片
燕姿在歌曲裡更是盡情使用奔跑跳躍翱翔直上雲霄等各種聲線變換自如地歌唱
展現出她近年來演唱快歌時少有的霸氣和酷勁
緊接著的『超人類』刻意以不屑的語氣唸唱出內心各種小尖銳、小叛逆、小狂想
扣除掉中二到令燕姿困惑的歌詞,其實也表現出她如今不願討好樂迷和市場的堅持
(但私心建議燕姿以後別再用方文山的詞啦!)

專輯至此,燕姿設下的挑戰連連
感覺她越瘋狂,就越是把自己和樂迷給逼到極限
此時充滿「彈性」的前奏一下,在緊繃中稍微放縱自己的復古搖滾也許是燕姿在這張專輯裡最「典型」的面貌
如果遭遇突破不了的瓶頸,不妨咬著牙把這撞牆期當作狂歡的『充氧期
享受有阻力的自由、忍受愛情裡的湍流,在缺氧狀態看似學會妥協但仍不輕易妥協
等氧氣充滿胸口,相信就能衝破極限奔走,然後昂起頭

昂起頭,驚訝的發現視野已變得無限開闊
群鴉在麥田振翅的聲響宛如靜心的禪樂,安撫包括燕姿在內的活在這一個無常電幻煙花世代裡最平凡的我們每個人
順著旋律細細聆聽,以為燕姿會用淡雅的方式唱出這一路瘋癲、狂妄、突破之後對生命的體悟
然而嗩吶在間奏齊聲鳴響,讓禪風急轉為傳統中式喧囂震天的歡慶氣氛
縱然突兀,卻是給每段在夾縫中努力求生的平凡人生最至高無上的頌揚禮讚
那瞬間也許讓許多人突然被澎湃的情緒哽住咽喉喜極而泣
是啊,活著多可貴,有生之平日就是生日
與其祝福生日快樂,不如讓我們在謝幕前的高潮祝福彼此『平日快樂

所以就算這齣戲到了曲終人散的Ending Theme也別悲傷
壓軸曲『極美』,聽著燕姿以疲憊的歌聲低調地拾起散落在專輯各處的線索
如身上那件回憶的風衣般拼湊剪貼成這首溫柔的詩
呼應著梵谷生命的終點,就算有著死亡的暗喻卻絕不悲觀
在靜謐的電吉他中閉上眼感受,那些過去的、離開的可能會隨著璀璨的光流而來
超越時間與空間,在這個落葉歸地的時刻與我們在星夜裡的麥田相聚光明,雲集極美歡慶
分不清是月光、星光,還是眼泛淚光,這景象令人感動而不可思議
但對照專輯的概念而聽,搞不好也只是存在於歌曲中的幻影

沒錯吧…



經過前兩張專輯的摸索嘗試後,燕姿終於在【跳舞的梵谷】將蓄積的能量一次爆發
展現出自己在知性之外可以瘋狂也能迷幻的一面
在這張她參與度最高的專輯,她歌唱出的不只是歌
而是用歌聲繪畫、用多變的聲音表情過足戲癮,更用靈活的聲線盡情狂舞
讓專輯超越音樂的範疇,達到接近藝術的高度

已經把所有想做的東西在放入這張專輯中
燕姿在專訪裡坦言下一次會唱出什麼歌曲完全就是大未知,一定全看生命的安排與機緣
雖然不知下次要到何時才能再度相見
可是只要她一出現,就算在時間流逝裡年歲漸長、寧願歸於平凡不再鋒芒畢露
但她永遠都是那個以最初的心將一天走成一年的女孩
一個最愛唱歌的孫燕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長谷川誠人 的頭像
長谷川誠人

A sentimental storyteller under the sun

長谷川誠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