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IDMAN / 新世界

成團以來一直用搖滾樂的感性角度對於宇宙、對於天文學進行理性探索
ACIDMAN來說,前八張專輯走來的軌跡等於是三個人一路追逐星光的旅程
而旅程的盡頭就是智利北方的高原沙漠上,最接近星星的『ALMA』

在那仰望星空,許下「This wonderland exist in the dream. This wonderland is not the dream.」的宏大祈願之後
歷經兩年時間的沉潛,淬鍊出三件式樂器的簡約編制可以表現出的更為浩瀚的視野與獨特的世界觀
而曲風也在早期迷幻的炸裂搖滾跟近期偏向紓緩的POP之間取得一個平衡
以「描繪著正遭逢世界重生的瞬間,10位主角所經歷的故事」為概念揭開樂團邁入新階段的序幕
這麼說來,ACIDMAN主流出道第九張原創專輯【新世界】也許正如字面所表達的意義
是個懷抱著希望迎向光明的故事吧

還是說、在專輯裡藉由歌曲傳達的故事其實是看似各自獨立其實卻緊緊依循著一條時間軸發展的連作短篇
共同描繪出的,是一個世界從誕生到衰亡的充滿絕望的故事呢?

這一切的一切,也許都要從在虛空中凝聚的一滴眼淚開始說起……

d664-841-917611-0  

收錄曲:
01. gen to (intro)
02. SUSY
03. 新世界
04. NO.6
05. 最後的和弦
06. 鍊金術師
07. 追風人 (前篇)
08. 追風人 (後篇)
09. Further ~黑夜之前~
10. 你真正的模樣
11. 浩劫
12. 白光
13. to gen (ourto)

一片寂靜中,那滴眼淚悄然墜落
在平靜的水面激起陣陣漣漪,讓原本混沌的世界開始有了『gen to』的細微脈動
所有故事也得以展開

於是幾聲吉他清澈的撥弦有如迷霧散去後的爽朗微風
在世界的盡頭,三個人邂逅了那個暱稱叫『SUSY』的少女
迎著風,在輕快的旋律流轉引領之下
逃離這個由你爭我奪、猜疑殘害主導的現實
前往那個令人心生嚮往的、宛如鏡像般的世界

那裡也許就是藉著一顆淚滴墜落時的細微水音而起源的『新世界
作為專輯的先行單曲,直率強勁的搖滾帶出朝向太陽高高昇起之處奔馳而去的速度感
當耀眼的光芒愈是增強,主唱大木就愈是用盡靈魂的力氣吶喊
因為本來因哀傷而垂死的世界就要在遠方重生蛻變成夢想中的wonderland
於是在歷經一段漫長的流浪之後,詩人們又找到了追逐的目標
在爽颯的浩瀚中展開一段新的旅程

信仰著搖滾樂的詩人們追逐夢想而去,因為若只是佇立原地,世界也僅止於此
所有進化也將在『NO.6』的階段嘎然而止
連珠炮般的念唱風格頗有叛逆的毒性
在專輯前段明快的風格中埋下帶有異色的伏筆

不過叛逆的異色搖滾仍稍嫌突兀
所幸接下來就要用吉他悠揚的彈奏出專輯最舒緩的『最後的和弦
哼著希望的旋律、走過流逝的時光
到太陽覺醒的那個地方去,有蒼翠的樹群在風中搖曳的地方

延續著舒緩的曲調,接下來ACIDMAN要把在旅程中偶遇的『鍊金術師』的魔法
化成充滿詩意的音符為專輯增添一抹美麗的奇幻色彩
以小說《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為藍本,吉他與貝斯共鳴相合出溫潤的旋律線躍動著浪漫的期待
希冀著鍊金術師可以施展太陽的魔法,讓我們聆聽世界的秘密
又或者是將數以億計的夢都揮灑在夜空的時候能否將連帶將我幻化成夕陽西下後第一顆閃爍淚光的星子
在溫情中顯得浩瀚的旋律愈聽愈覺得美得無以復加
只因「當一個人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他完成夢想」的咒語太過強大
於是帶著鍊金術師給予的祝福,詩人們的奇幻之旅還要繼續下去

哪怕原本遼闊的藍天突然覆蓋上厚重的雲層
也要在晦暗的狂風呼嘯中當個『追風人』奮力逆著前進
從前篇悠長且高潮迭起的instrumental到後篇含淚的吶喊
在編排上頗有電影的戲劇性和畫面感
客座樂手坂本龍一的鋼琴演奏則牽引出樂曲在炸裂狂亂中的蕭瑟與孤寂
也許這只是旅程中一次悲傷的夢,但夢醒了,發現旅程也結束了
原來重生的新世界毫不存在,徒留陣陣混沌的狂風於荒蕪的大地不停吹襲
所有同伴早已消聲匿跡,只剩追風人強忍淚水獨自探尋對於生命的哉問
曲調一次又一次的氣勢增幅遞進讓壓抑的情緒得以全然釋放
但追風人只是語不成聲地,追逐風中傳來的同伴們的聲音
踉蹌著腳步踽踽獨行

悲愴的追風人將專輯從前段明亮的風格轉折成後段的陰鬱急躁
逆著狂風追尋著失去蹤影的同伴們的聲音與足跡
同時間,他的同伴們也正加緊著腳步
想在『Further ~黑夜之前~』緊湊的節奏中儘快到達那更遙遠的地方
帶著一份傷感、擁抱著追風人的孤獨
配合風聲改變時速,堅信著終將重逢的規則
無論最後到達的是光耀之處還是最後那個國度
所以沒什麼好怕的吧

不過到了下一首,緊湊的節奏反而更加急切
吶喊中滿是不安的情緒騷動
因為專輯至此,每個故事裡的每位主角都有自己苦苦追尋的事物
但不管怎麼追趕,無論是詩人們前往的wonderland、鍊金術師的咒語還是追風人對於生命的哉問
眼前始終是片難以捉摸的虛幻
教人不禁喃喃自語道:『你真正的模樣』到底是……?
(真要說來我覺得也許我們的原形都是遠古時代那細微到幾乎無聲的淚音吧)

終於,在緊湊節奏中急躁的吶喊在旅程最後即將炸裂成『浩劫』的突襲
橫衝直撞的旋律在悲觀中有著令人意外的明快
因為若想蛻變重生,唯有徹底的毀壞,「新世界」的概念才得以成立

所以最後的最後,旅程走到了被太陽即將終結時所散發出輕飄飄的『白光』籠罩著的最後一夜
束手無策的人們只能在太陽燃燒殆盡的哀淒旋律中再次用盡力氣吶喊,為了不讓體溫流失而靜靜相擁
世界就要毀滅了,萬物都要在那瞬間靜止歸零
回首旅程遭遇的一切,情緒從平靜到崩潰
悲壯的搖滾慘烈出這片風景裡最絕望的浩瀚
而我只是閉上雙眼,伸出手試著碰觸那片溫柔的光芒
感覺世界毀滅在眼角有一滴淚水淌落的瞬間……

陳腐的舊世界毀滅了,不過先別傷心
因為這只是一個階段性的終結,只是『to gen』、回到起始
一切還有蛻變重生的可能

以小說般的手法記錄了一個世界的誕生到結束的歷程
新世界】用了在悲觀中顯得格外浩瀚的視野創下ACIDMAN成團以來最壯闊的格局
可以放大來看出世界的新生,也可以微觀至一個生命的輪迴
所以你聽見那道打破寂靜、醞釀著鼓動出希望的樂音了嗎?
當懸在真空中的眼淚再次墜落水面
也許又將再次激盪出一個世界起源的脈動,寫下另一個故事的新章

從ACIDMAN的搖滾樂中,我聽見了這樣的可能性
關於一個只有搖滾樂才能表現出的,將一個完整的世界刻劃在內的抒情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長谷川誠人 的頭像
長谷川誠人

A sentimental storyteller under the sun

長谷川誠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