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林泰三 / 腦髓工廠

之前在看藤子.F.不二雄大師的神作《SF短篇集》時
在卷末由大林宣彥導演執筆的解說裡讀到讓我眼泛淚光的這麼一段──

我認爲『一點點』是世界中最優美的一個詞語……
因爲,的確是這樣吧

如果『寂寞』的感覺沒有『一點點』這個詞語加上去的話,那就會變成絕望的「孤獨」
又或者,『悲傷』的心沒有附加上『一點點』,那就會變成無可補救的「不幸」
對於『過失』的自覺,如果沒有了『一點點』,就即是變了無可挽救的「悔恨」
就算是『快樂』的心情,如果忘記了『一點點』,就會變得過分枯燥,那種喜悅的真正意思就會喪失了吧

就是如果這樣,我們便可以在『一點點』的餘蔭下,相信自己擁有『幸福』,不悲傷、不高傲地生活下去
『一點點』這個詞語,是否就是一個貴重的人生智慧果實呢?
原來如此,如果『不可思議』的故事,沒有附上『一點點』的話
就會變成『無可補救』、『無可挽回』、充滿著『孤獨』、『不幸』、『悔恨』的故事了吧

原來如此,因為只有「一點點」負面的情緒
所以就算大師的畫筆描繪出的是驚悚、恐怖、險惡、或是近未來殘酷絕望的末世風景
表現出來的也是還OK、算是可接受範圍內的發人省思

那麼、我在讀完《腦髓工廠》整本收了11則短篇的集子後所陷入的鼠灰色陰沉的悲哀與絕望
就是因為小說家小林泰三在作品中放入的「恐怖」雖然與大師的神作有相當的同質性
卻超過了「一點點」的界線吧……

小林泰三寫下的故事看似天馬行空,不過仔細想想卻又和整個世界的局勢走向息息相關
我只是哀傷的想著,會不會有一天我們都會為了保證自己大腦的思考迴路健全而無異常
因此被迫放棄自己的自由意志,裝上一切思考模式都幫你設定好好的人工腦髓?(『腦髓工廠』)

科技日新月異,能夠制約人的思考模式,那麼以擁有美麗外表的人工智慧體取代真實情感似乎也是遲早的事
可能也有那麼一天,人們會嫌棄生兒育女、飼養寵物太過麻煩
紛以電能維持活動的玩具機器人取代之
但人會老去而玩具只要保養得宜就能青春永註
想像腐爛的屍體旁酣睡著栩栩如生的機器人形,我不禁毛骨悚然(『美麗的孩子』)

沒有了「一點點」,一切失控的發展都有了可能性
像是科學家們試圖用頂尖科技對抗超自然力量,沒想到卻導致遠古邪神的完美復甦
毫無抑揚頓錯、不帶情感的筆觸是小林泰三紮實的本格硬科幻寫作(『C市』)
(是說這個克蘇魯神話短篇好有風之谷裡巨神兵復活的畫面感,只是更為絕望)

缺乏自信的孤獨少年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假想出另一個完美的自己或理想的情人(『朋友』)
更甚者可能就直接放棄人際關係、切斷與世界的一切關連
沒入另一個世界成為一團黑糊糊的影子(『影子國度』)
也許主角不這麼想,但無論是什麼走向,導致的後果都難脫孤獨與悔恨

對於近未來的大膽預測令人絕望、心理驚悚出讓讀者心有戚戚焉的惆悵
那麼集子裡幾則靈異小品則讓人情不自禁在戰慄囧地中發笑起來
因為有誰可以想像到在末班公車上的少年在下一秒將讓一樣在同輛公車上的你體驗都市傳說的真實(『下一站下車』)
而死者和活人的相遇則因敘事角度不同而在驚愕中徹底扭轉生與死的立場(『同學會』)
在這個世界,眼見不一定為憑,它們反而會誤導你的思維
在你因此出糗的當下,躲在一旁的暗處露出陰森的惡意微笑(『照片』)

當我讀畢小說
嗯,讓人頭皮發麻的噁心是有的、也不乏黑色幽默的笑點
用短篇小說的篇幅、超展開式的筆法徹底翻轉讀者心中既定的想像
整本《腦髓工廠》可以說是歡樂滿載、驚奇連連
但感受到的餘韻卻是一點點之外的「無從補救」、「無可挽回」
充滿著「孤獨」、「不幸」、「悔恨」的哀傷與喟嘆

只因小林泰三橫跨恐怖與科幻兩種文體的筆調書寫成的
是在不遠的近未來也許會實際發生的末世啟示錄

想到這些恐怖超過「一點點」的可能性,是否感到強烈的不安與畏懼?
不要怕,因為現在的我們還深受「一點點」這個優美詞語的守護
才能在這難以名狀的怪異氛圍中
繼續享受著小林泰三在看似毛躁粗魯、實則精心算計文字敘述中帶給我們最為異樣的感官刺激

──那超過一點點的恐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長谷川誠人 的頭像
長谷川誠人

A sentimental storyteller under the sun

長谷川誠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