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青窈 / 歌窈曲

昭和時代中期,彼時的日本音樂正慢慢受到洋樂影響,而主流的傳統演歌已日趨式微
在這個新舊交接的時代發展出的流行音樂,在曲風或演唱方式上因為受洋樂影響而有了比普遍哀怨的演歌更為多元的面貌,但歌手在演唱時仍保有演歌裡那濃烈深厚的情感表達
像這種介於傳統演歌和新音樂之間的大眾音樂,我們稱之為「歌謠曲」
也是當今所謂「J-POP」的前身

演唱時毋須太過精雕細琢而顯得匠氣的技巧故能老少咸宜琅琅上口,又保留演歌中的日本內涵
使得歌謠曲逐漸取代演歌成為90年代以前日本流行音樂的主流
不僅深刻影響了以台灣為首的華語流行音樂發展
更是那個黃金時期最璀璨的光芒與美好記憶

這麼說來,歌謠曲應該就是一青窈在歌唱上大量擷取的養分吧!
阿窈除了獨特的唱腔充分表現出歌謠曲的特色之外
以往的音樂作品中也不乏諸如『江戶波卡』、『茶番劇』、『確信犯』之類艷麗的歌謠曲式
在演唱會裡熱唱昭和歌謠組曲也是固定橋段

於是、在值得紀念的出道十週年
阿窈展開紀念活動選擇的第一步就是精選並翻唱那些至今仍膾炙人口的昭和歌謠曲
雖然就現在年輕樂迷的角度來看,那一首首往日的風采可能稍嫌俗豔
但在親密愛人小林武史及長久以來保持密切合作的武部聰志加以重新編曲入現代J-POP的元素之後
從原本老派俗豔的時代感中蛻變出在懷古思幽情中顯得摩登典雅的【歌窈曲

news_large_hitotoyou_0328  

收錄曲:
01. 喝采
02. 形同陌路的關係
03. 終點站
04. 紅色氣球
05. 星影小徑
06. 好想你 好想你
07. 天使的誘惑
08. 林檎追分
09. 洋槐雨停的時候
10. 竹田搖籃曲
11. 時代

琴聲婉轉,曲折出欲言又止的情感
無奈再也無法傳達,身著喪服的那時連祈求冥福的話都說不出口
只好在傾注的聚光燈下含淚獻上開場曲『喝采』的愛之歌
交錯當年歌者台上台下兩樣情的百感交集
阿窈在歌聲中內斂的情感滿是澎湃
有如在文藝電影中定格的那一幕經典……

沒想到執意前往遙遠的大城市發展卻無緣見到愛人最後一面的歌姬
轉眼搖身一變成搔首弄姿的妖嬈貨
在艷麗喧嘩的管樂中用滿是誘惑的眼神與男人展開只有大人限定、『形同陌路的關係
阿窈在演唱時表現出的嫵媚是種我行我素的任性
像是兩人總用初次相見的容顏再度重燃愛火,愛過之後彼此又形同陌路
反正彼此都是大人了,都懂得如何拿捏不倫的分寸
但女人卻自信一定能讓男人回到身邊,繼續這遊戲般的關係

女人過分的自信有如玩火,但她可能沒想到玩火必導致自焚
而重傷的註定是像她這樣賣弄聰明的女人
哀怨的弦樂與孤絕的鋼琴交織出寒冷冬夜中的蕭瑟景象
阿窈如泣如訴歌唱出每個在寒夜裡提著沉重行李搭上末班車的女人,她們共同的悲傷
在愛情的『終點站』,每天最後一班車到站都有類似的女人走下車來
今天這裡一個、明天那裡一個的從過去狼狽的跑來這兒
這裡是她們最後的去處,但在短暫的停留之後也只能轉身離走入紛飛的風雪裡,不知去向

傷重的女人不知去向,所幸仍有手中握著『紅色氣球』的可愛少女懷抱天真的夢想
流行的輕搖滾是阿窈在演唱輕快歌曲時不失嬌羞的自信
唱出不同的時代,情竇初開的少女們對於戀愛共同的滿懷期待
期待著能與命中註定的良人手牽著手
一起漫步在多重人聲合音出的ACAPELLA下顯得如夢似幻的『星影小徑

不過浪漫過頭的ACAPELLA只是序曲
她真正要帶出的其實是『好想你 好想你』的複雜少女心
女孩沉浸戀愛的心情就像深夜裡爵士樂的微醺微苦
時而甜蜜、時而患得患失
焦慮著心裡的紅線接不在一起、羞澀於內心的愛意說不出口只能傻傻地笑個不停
因此只好在每個寂寞得幾乎死去的夜呼喊著好想你、好想你

好想你、好想你……明明好喜歡但那人卻不在身邊
就連8、90年代少女偶像專屬的歡愉旋律聽來似乎都隱含悲愴
只因過分美好的戀愛,也許不過是場惡作劇般的『天使的誘惑
在連愛情的意義都渾然不覺之時
就以手中握著的那顆紅色氣球般地速度破滅了

由戀愛的甜蜜心情急轉至痛徹心扉的崩潰痛哭
其中複雜的情緒轉折就讓阿窈在『林檎追分』中戲味濃厚的演歌腔細細詮釋
冷豔的鋼琴交織緊湊的吉他有如初春的驟雨,打落一地白花
而離開津輕來到東京的女孩只能在這刺骨的夜雨裡懷想故鄉翩翩隨風吹散的蘋果花瓣
為了傷心的別離哭泣
歌曲中段耐人尋味的口白,我想阿窈一定是真的唱著唱著唱到悲從中來而哽咽落淚吧

打落滿地蘋果白花的雨連綿不止
但已經漸漸轉為惆悵帶著溫柔的綿綿細雨
如果一切傷心的故事終能雲淡風輕
就讓阿窈在柔情似水的薩克斯風伴奏下釋懷的唱出在水氣氤氫裡溫潤的情感
待這陣『洋槐雨停的時候
可以不再為那個離去的負心男子暗自垂淚

就算有所釋懷,可看似癒合的傷在某些時候總會無來由地隱隱作痛
連覺得疲累而想安穩的入眠都還太困難
那麼就在融合民族風情,空靈有如滿天星斗閃耀不絕的空心吉他中
聽阿窈以溫柔的母性為每個疲憊的人輕輕吟唱出『竹田搖籃曲』那樣一首給靈魂的心守歌
聽出那一心盼著可以早日回到故鄉的心願

一青窈的歌窈曲,引領我們跨越時空
重新體驗那個流行音樂史上的歌謠曲時代,那些豐饒的輝煌與美好
回顧那樣的時代,人們可能會說80年代那些偶像歌手的熱門金曲發展出歌謠曲的最高峰
但對阿窈來說,某位重量級唱作巨星從1975年開始閃亮至今的璀璨光輝
才是歌謠曲最永久不衰的精神所在吧

於是專輯最後,阿窈要獻上偶像中島美雪從1975年起就陸續被不同的歌手以不同的形式傳唱至今的不朽名曲『時代
收起當年美雪在第六回世界歌謠祭東京武道館會場獲得首獎,卻面臨父親可能隨時都會撒手人寰的悲喜交加
平和淡定的琴聲與弦樂帶出阿窈穩健而在一片迷惘中顯得格外肯定的歌聲
因為我們畢竟走過那樣的時代,到了現在才能笑著緬懷當時的種種
時代的巨輪轉啊轉的,反覆循環人生遭逢的悲歡離合
分手的情侶也許有天可以相逢、不支倒地的旅人如果經過休息也能再度動身啟程
就像那些一度在時代中遭到遺忘、失去舞台的歌謠名曲
如今藉由阿窈的重新詮釋,再度發熱生光

不過,我想阿窈唱出的並不是歌曲新的靈魂
而是輕柔撫拭歌曲本身歷經歲月流轉難以避免的塵埃並增添新的光芒
在致敬中帶給老、中兩代樂迷們歷久彌新、別開生面的回味與感動
在創新裡讓年輕的樂迷想像那個可能是爺爺奶奶或是爸爸媽媽擁有過的往昔的輝煌與美好

因為歌曲本身的力量強大到足以超越時代
藉由不同的歌者以相同的心意繼續以歌唱這樣的形式傳遞下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長谷川誠人 的頭像
長谷川誠人

A sentimental storyteller under the sun

長谷川誠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