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2383001303039545ycGWu.jpg  

雖然已經有了一定的心理準備
但是初聽專輯的當下,內心還是相當震撼的
『這真的是我所熟悉的鬼束嗎?』
『如果這真的是鬼束?我能像之前所說的那麼理所當然的接受嗎?』

但就像是我之前說的
也許她並不像我所想的那麼神聖
也許她自己也不願成為樂迷眼中的公主
所以才會選擇在出道邁入11年的現在做回最原本、最真實不造作的自己
也以「劍」和「楓」兩個對立的字彙做為專輯的名稱
以表現她在音樂上尖銳與溫柔的兩個面相

劍與楓】或許可當做鬼束這條艱苦音樂路的重要里程碑
因為這次她終於得以製作人的身分做出自己想做的音樂
可以明顯感覺到的是鬼束這次徹頭徹尾的搖滾化
也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鬼束變得開朗多了

或許她的歌聲不再具有穿透人心的魔力
但我們卻能更真切的感受鬼束想傳達給我們的痛與訊息
感受一股源源不絕的強悍生命力
感受鬼束毅然決然脫下面紗對世人展現自己的堅毅決心
(雖然這也代表著她再也無法救贖墮落在這腐敗世界的神之兒女…)

不管是女神還是女鬼
她想當的只是最原本的自己
她想讓歌迷發現的是月光之外的美麗
不再朦朧、不再遙遠、不再那麼難以觸碰
可以如劍刃般鋒利刺穿人心也能如楓紅般柔美撫慰靈魂

作為一個未來的犯罪者
鬼束勇敢的侵犯了每位樂迷過去對她的想像
但……如果這就是她想做的音樂
為何不試著跟著她一起BE A HAPPY WARRIOR?

5a7c28bd-3428-4a71-9da9-7f2b7b03ee71_l.jpg  


收錄曲:
01.
青鳥
02.
或許是夢
03.
EVER AFTER
04.
IRIS
05.
勿忘我
06.
An Fhideag Airgid
07.
SUNNY ROSE
08.
NEW AGE STRANGER
09.
CANDY GIRL
10.
罪的彼端 銀幕
11.
WANNA BE A HAPPY WARRIOR
12. 琥珀之雪

一陣鳥兒奮力振翅而飛的聲響之後
強烈的吉他及鼓聲合奏伴隨著陣陣搖鈴
帶出第一首『青鳥』宛如在沙漠之上翱翔的荒涼感
接續著前作「陽炎」的情緒
只是在這裡更顯絕望
鬼束在副歌反覆吟唱那一聲聲『青鳥啊!青鳥啊!』
悲悽得彷彿在深切的痛苦中有淚水滑落雙眸
只因這隻象徵幸福的青鳥早已折翼殞落

折翼的青鳥原本在追尋些什麼
大概就是第二首『或許是夢』般不切實際的愛戀
偏向POP ROCK的曲風是鬼束近來頗常出現的曲式
雖然還是脫離不了心酸
但也讓這個傷痛到幾乎心碎的情緒可以淡然的隨風而逝
這是鬼束在情感表達上的成長

所以在第三首也能開心的高唱『EVER AFTER』了
過去鬼束在演唱快歌時總難免給人苦中作樂的無奈感
但如今總算可以讓樂迷覺得她是真的很開心的在唱著正面的歌曲了
彷彿也是鬼束在歷經暴力事件之後「從今以後沒什麼在怕的」的宣告
堅韌的勇氣與生命力一展無遺

搖滾的鬼束一直持續到第四首『IRIS
(在這裡指的是西班牙文中的光射線而非英文的鳶尾花)
那首強勢而不容忽視的激烈情歌

但還是在第五首回歸鬼束的本格歌路
以鋼琴與大提琴合奏交織出『勿忘我』的三拍華爾滋
在前幾首搖滾風的鬼束之後
這首離人祈求著「不要將我忘記」的溫柔古典
不僅有使聽者稍稍沉澱心情、讓耳朵休息的效果
也有著替311日本強震罹難者默哀的意義
其實鬼束還是可以好好唱抒情曲的啊!!

打從第一張專輯【INSOMNIA】開始
鬼束的音樂作品中一直不乏Celtic風格的曲子
此張專輯就有兩首不俗的例子

在悠遠的鋼琴伴奏下
鬼束幽幽地吟唱起第六首『An Fhideag Airgid
在風笛相合之下
更添在在月光籠罩的高原上踽踽獨步的浪漫情懷
(其實我以為鬼束也學KOKIA一樣自創出一套「鬼束語」
後來才發現是翻唱曲(笑))

延續著上一首的Celtic風格
曾在ORCHARD HALL LIVE以清唱方式呈現的第七首『SUNNY ROSE
在專輯中被換上了史詩般壯闊盛大的面貌
預告著勇士即將出發前往一個全新的境界

出發的勇士就是第八首『NEW AGE STRANGER
而全新的境界就是此曲奇詭到嚇死一票樂迷的歡快電音
喔…還有鬼束刻意使然的怪腔怪調
可以很明顯的發現這就是鬼束「玩」出來的實驗性作品
對於當今這個電腦時代提出戲謔的反思
雖然風格大跳Tone,但卻也是鬼束自承的專輯核心曲目
如果少了它,整張【劍與楓】也等於失了靈魂

延續著上一首的歡樂氣氛
第九首『CANDY GIRL』歌如其名
是甜到不行的美式泡泡糖搖滾
話說從上張專輯大搞商業KISS的「STEAL THIS HEART」之後
鬼束出現此種曲式已經不會再讓我驚訝到下巴快掉下來了(笑)

連著兩首即使在夜店播放也不顯得突兀的歌曲之後
第十首『罪的彼端 銀幕』又跳回鬼束最擅長的抒情路線
因為再也回不去,所以被覆滿身罪惡的我們就只能逃
就只能逃到罪的彼端去

即使抵達時已精疲力盡,行李箱中只裝了不堪的過去
不過在第十一首還是想『WANNA BE A HAPPY WARRIOR』啊!!
以木吉他與小提琴共鳴出的這首鄉村小品
雖然鬼束呢喃式的英文發音不很標準
但卻也是鬼束第一次可唱得如此坦率自在的歌曲
就算歌詞中有句狠狠將形象摔在地上的「fucking simple」
但就這樣聽下來還真覺得「Wow~這女人真她媽的令人動容啊!!」

於是就這樣聽見鬼束亟欲展現於樂迷的種種新面貌之後
最後一首『琥珀之雪』似乎又回到了前期那遙遠朦朧的虛幻之美
但我們都知道鬼束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鬼束了
就算泫然欲泣的哀傷依舊、就算絕望的痛楚依舊
不過這次鬼束她的哀傷她的痛楚是我們可以切身感受的
而我們更能感受的是她投注於創作於歌唱的堅韌生命力
不似從前那般超脫現實而顯得疏離


回顧整張專輯
鬼束積極的以各種全新的、樂迷所無法想像的姿態現身
她當然可以好好的唱著宛如成名曲「月光」一般的抒情BALLAD
但是她終究沒有選擇那樣安全但卻無聊的路線
她想要讓樂迷了解她會的、她想做的、她想實驗的還有無限多
於是,就算可能會被旁人誤解「這女人是不是瘋了?」
她還是決定放手一搏的大膽嘗試

月光之外的鬼束依然美麗
雖然墮落的神之兒女可能無法因此得到救贖
但我們還是可以選擇繼續追隨鬼束
同她一起BE A HAPPY WARRIOR

參考閱讀:Natalie音樂新聞採訪──鬼束千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 sentimental storyteller under the sun

長谷川誠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ris Zhang
  • 喜歡An Fhideag Airgid、SUNNY ROSE、NEW AGE STRANGER、IRIS,其實這張聽起來還蠻有味道的。
  • 對啊
    感覺鬼束的個性全出來了

    長谷川誠人 於 2011/06/15 15:18 回覆